仙境烟台网 首页 书香烟台 查看内容

一树樱桃带雨红

2020-7-8 15:53| 发布者: duoduo| 查看: 11| 评论: 0|原作者: 文/邹进芝

摘要: 樱桃叶底红似火。 图 / 王仁山每年的5至6月,是樱桃成熟时节。后梁宣帝《樱桃赋》说“懿夫樱桃之为树,先百果而含荣,既离离而春就,乍苒苒而东迎”。在北方,似乎没有比樱桃成熟更早的水果。有一些比如草莓之类,如 ...

樱桃叶底红似火。 图 / 王仁山

每年的5至6月,是樱桃成熟时节。

后梁宣帝《樱桃赋》说“懿夫樱桃之为树,先百果而含荣,既离离而春就,乍苒苒而东迎”。在北方,似乎没有比樱桃成熟更早的水果。有一些比如草莓之类,如果不是温室培养,恐怕不见得比樱桃早。由于市场经济的调节,大樱桃日益增多,小樱桃则濒临灭绝。

但,我还是比较钟情小樱桃。

我的故乡是栖霞一个四面环山的小村庄,世代居住着不足百户的人家。村里人称山为“壃”,按方位分别有东西南北“壃”。山与山之间的“谷”则被称作“沟”,赖以生存的土地都在“壃”上,村民呼之为“山壃地”。这样的土地从很早定居的人家开始,都是一锨一镢在山上开垦出来的,百姓叫“开荒”。地在半坡以下,树在半坡以上。半坡梯田半坡树,一生辛劳一生歌。

小樱桃生长在“沟”里。这样辛勤开垦出来的“山壃地”是不舍得种树的,在很久以前,山里人靠天吃饭,土地贫瘠,难以果腹。水往低处流,沟里虽然泥土少,但是湿润。每一条沟实际上都是一条小溪,那时候雨水充足,小溪常年有水,还有野生的小鱼。没有污染,溪水清澈甘洌,上山劳作的村民常常渴了,趴下就喝。因为临水, 小溪两边常常是“自留地”,也就是菜园。分田到户之前,山壃地都是集体的,每家仅有一点点“自留地”,用于种菜。自留地,山脚下,小溪旁都是樱桃树。山多,沟多,樱桃树就成了片。

樱桃开花早,四月初,春风一刮,它就开花。樱桃花是白色,簇开,每一个枝上从头到脚都是花,一串一串的,盛花时节,每一条沟里白茫茫一片,如雪,如梦。花落以后,绿豆一般的樱桃顶着未谢尽的花蕊就冒了出来,每一朵都会长出一个樱桃。“花落四十天”,母亲说,四十天以后就可以吃了。节气上到了小满,绿色的樱桃开始“放白”,圆润,布谷声里,渐渐红了的樱桃,如翡翠,如玛瑙,珠圆玉润,吹弹可破,鲜嫩香甜。“樱桃叶底红似火”,四十天前那片白雪世界,而今红得毕毕剥剥,轰轰烈烈。

樱桃是不怕偷的。一是果多,满树满枝。一是难摘,须小心翼翼,稍有不慎,便会碰落跌破、玉碎。有首歌唱道“樱桃好吃树难栽”,我一直觉得是错的,是误传。樱桃树不择土地,山间地头,极易成活,而且常年不用打药,无须管理,一定是“樱桃好吃熟难摘”之误。当然,这说的也一定是小樱桃。现在的大樱桃个大皮厚耐储存,摘起来不那么难了。

“为花结实自殊常,摘下盘中颗颗香”。我考上大学带出户口以后,家里就没有我的口粮地了。但是兄弟分家的时候给了我两棵樱桃树,在南壃,沟里。离家远,没人管,每年都能长三五百斤。樱桃红了的时候,母亲就估摸着时间,三遍五遍地打电话,催我回家吃樱桃。每年我都会叫上一帮同学、同事、朋友,回家一起摘,一起吃,一起分享。有一年,一帮高中同学自带干粮在樱桃树下野餐,就着樱桃,喝着小酒,唱着山歌,疯狂了一把。只是母亲不落忍,直说没在家吃口热乎饭,让客人在山里吃冷饭,还是自带的。

大樱桃熟要稍晚几天,品种多,价格高,耐运输,易贮藏。于是,就成了抢手货,而小樱桃却岌岌可危了。原来沟里的小樱桃树都被换成大樱桃了,没了市场,终被抛弃。那一大片仅剩下几棵,茕茕独立,成了点缀。

我的那两棵还在。去年弟弟要嫁接上大樱桃,我不让。我想,一定要让它自然生长,自然消亡。不为了吃,为了樱桃熟了的时候,还能够听见母亲的电话声响,还能多跑一趟,品尝一下儿时的味道,留存一份酸甜的念想。
 
“一树樱桃带雨红”。窗外,雨正在下;我,在等母亲的电话。

QQ|仙境烟台网  

Copyright 2013 最新最精彩-社区论坛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
仙境烟台网 X3.2
主管:烟台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;主办:《走向世界·仙境烟台》杂志社

QQ|仙境烟台网  

GMT+8, 2020-8-13 10:12 , Processed in 0.030253 second(s), 16 queries.